首页 > 时事 > 这股权利泛化思潮,不容小觑

这股权利泛化思潮,不容小觑
2019-11-16 10:08:30   来源:未知   评论:3282 点击:3282

近年来,权利泛化思潮在社会中逐渐显现。012018 年,受全球 metoo 运动影响,国内也掀起一场反性侵运动,女性主义思潮兴起。但随着女性主义的发展,出现了一定的偏执甚至极端化倾向:一味追求发动舆论

近年来,社会上逐渐出现了权利普遍化的趋势。权利普遍化的思潮是什么?让我们先看两个例子。

01

2018年,受全球女权运动的影响,中国也掀起了一场反性侵犯运动,女权主义思潮兴起。然而,随着女性主义的发展,出现了一定的偏执甚至极端主义倾向:盲目追求舆论的力量,漠视法治;一些极端分子挑起了中国男女权利的矛盾,引发了反婚姻、反男性的倾向。有些人强调,中国妇女权利的危险比世界上其他国家更大,玷污了党和政府的形象。

02

社会上有一群“爱狗者”:一些人在高速公路上强行拦截运送活狗的大卡车,造成交通事故和人身财产损失;有些人去狗肉屠宰场砸东西,这使得狗肉屠宰场无法正常运转。长沙警方用木棍殴打并杀害了一只无主的狗,并遭到大量“爱狗者”的搜查、威胁和虐待,还送花。他们要求吃狗或虐待狗的人受到法律的惩罚,并以爱为名实施非法行为。

由此可见,一些群体的需求逐渐变得激进和极端,以自我意识取代社会意识,坚持“绝对平等”和“为弱者伸张正义”的意识形态,从而在权利保护层面出现了权利普遍化的趋势。

表演

具体而言,权利普遍化的思潮表现为:

首先,正确类型的“自我”。《宪法》和法律明确规定了权利。然而,一些社会群体,无论《宪法》或法律是否另有规定,都根据自己的想法赋予自己权力,并将其作为行使权利的基础。其他社会团体视其他国家或地区的法律规范和司法案件为自我赋权的基础,因此要求我们的立法机关开展立法或修正活动。

第二,权利主体的“扩大”。权利主体的范围、资格和确定应以《宪法》和法律为基础。然而,一些社会团体参与具体事件或以“公共利益”等抽象概念作为确定主体资格的基础来保障所谓的“权利”,无论它们是否具有法律地位或是否是具体事件的利益攸关方。特别是在一些具有社会影响的事件中,一些社会群体往往以维护权利的名义,充当“公共利益”或某一方面利益的代言人,随意干预个别案件,造成不利的社会影响。

第三,权利的“神圣化”。权利的本质是权利主体之间的利益关系,如财产权、婚姻自由、环境权等。,这些都反映了某些社会利益关系。根据基本权利原则,所有权利不得侵犯公共利益或第三方的合法利益,也可根据公共利益的需要加以限制。因此,没有所谓的“神圣权利”。权利泛化趋势认为特定社会群体所主张的权利是“神圣不可侵犯”和“不可侵犯”的存在。对他们所主张的权利的任何批评、评论或甚至任何关注都被视为对权利的侵犯或不尊重。然而,在提倡将他们的权利“神圣化”的同时,他们往往伴随着贬损言论和对其他权利的压制。

第四,权利实现的“任意性”。权利需要以法律方式实现,还需要有法律规定的实质性、形式性和程序性要求。相比之下,一些群体对实现权利的态度相当随意,并遵循自己的意愿。在实现其所谓“权利”的过程中,往往伴随着公共利益和第三方合法权利的损害和侵犯,以及正常的社会秩序、市场秩序和生活秩序的破坏,从而造成严重的社会问题。

第五,输电领域的“网络”。目前,借助互联网的力量和影响,权利普遍化的趋势已经成为不可低估的社会趋势。一些团体经常通过互联网进行讨论、交流和接触,并将所谓的“保障权利”和权利传播活动从在线扩大到离线。他们在环保活动和传统民间活动中表现出很强的社会动员能力和影响力。同时,网络也打破了国家间的时间和空间限制。我国的一些群体与国外的类似群体在重要时刻或国外发生类似事件时有密切的互动并产生联动效应。

损害

这种思潮不可低估。它已经对中国的国家安全、政治安全、社会秩序和个人生活造成了危害。

首先,权利普遍化的思潮源于西方所谓的“政治正确”思潮,将西方所谓的“政治正确”思潮中的“权利绝对平等”、“为弱者伸张正义”和“意志完全自由”的概念引入中国。与此同时,党和政府采取的合理措施和制度安排被认为违反了西方所谓的“普世价值”。在国外发生相关事件和案件时,我们经常把我国的法律法规和文化传统与它们进行比较,武断地得出“中国不如外国”、“中国不如外国”的结论,歪曲和贬低党和政府的形象,从而否定我国的政治制度和中国共产党的执政地位。在环境保护、动物保护和婚姻制度等领域已经有许多这样的案例。

其次,权利普遍化的思潮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和中国传统价值观背道而驰。这些思想的兴起和传播严重影响了在我们社会中占据主流地位的平等、自由和秩序观,以及主流社会中的婚姻、家庭和生态观。一些思潮不知不觉地演变成了中国网络空间的所谓“政治正确性”,占据了舆论领域的话语高地。

权利普遍化的思潮严重侵蚀了中国社会制度和传统文化的价值基础,对党和政府大力倡导的正确价值观产生了负面影响。特别是,权利过度普遍化的趋势对青少年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产生了负面影响。一些反映权利过度泛化趋势的文学作品或网络散文以“励志”和“青春”的名义在互联网空间广泛传播,宣扬颓废、消极和厌世的观念,从而混淆了青少年的思想认识和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中尚未定型的是非观念。

此外,权利普遍化的思潮也破坏了正常的社会秩序和个人生活秩序,造成不利的社会影响。由于权利普遍化趋势所倡导的所谓“权利”在利益需求方面往往与主流社会不相容,两者之间经常发生利益冲突。这种冲突可以说无处不在,从个体家庭到社区学校再到国家社会。

同时,权利泛化趋势中权利内容的“神圣化”特征决定了一些社会群体往往选择更激进的方式来实现自己的利益。在一些城市和一些高校举行的民俗活动中也发生了类似的事件。一些团体以“维权”为名,强行悬挂标志、旗帜或干扰生产经营活动,严重影响正常生产经营活动和教学活动。相关城市和大学的形象也被破坏了。

防范

防止权利普遍化思潮的关键在于揭示其逻辑谬误。

首先,大力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和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牢固树立“文化信心”,为防止正确价值观的权利普遍化奠定基础。充分发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主导作用,将中国传统文化的优秀元素融入其中,在全社会树立健康向上的积极价值观,引导全党全社会树立坚定的“文化信心”,抵制正确价值观权利泛化思潮的侵蚀和影响。在这方面,我们要着力塑造青年人的价值观,帮助青年人树立正确的自由、平等、婚恋、生态观,引导青年人树立意识形态防线,自觉抵制权利泛化的趋势,引导青年人以正确的价值观健康成长。

其次,针对权利概括思潮中的代表性观点,我们应该运用科学理论和先进思想,准确地发挥我们的力量,揭示权利概括思潮的逻辑谬误。由于作文中概括权利的思潮多种多样,在理论辩论中往往没有得到充分的涵盖。因此,可以选择正确概括思潮中具有代表性和危害性较大的部分进行准确、详细的分析,不仅以明确的政治立场反驳其危害,而且以科学论据来认定其谬误,向全社会揭示其不合理性、不科学性和与中国社会制度的不相容性。通过这种点对点的方法,权利概括思想的谬误可以被广泛认识,从而消除了权利概括思想存在的认识论基础。

第三,净化网络环境,加大执法力度,重点打击打着“维权”旗号的非法活动,不姑息纵容,形成良好的社会氛围和舆论氛围。鉴于权利普遍化的思潮对社会造成了严重的负面影响,有关部门应严格按照宪法和法律的规定遵守法治底线,优先打击相关违法行为。我们不应该容忍打着“维权”旗号的非法行为,也不应该因为这些行为受到公众舆论的关注。通过全面的社会管理和加大执法力度,权力普遍化趋势将得到抑制,法治将被用来促进健康的社会趋势。

第四,了解权利泛化趋势在一些群体中广泛传播的原因,有效解决他们的合理需求,维护他们的合法权利,帮助他们认清“维权”与“权利泛化”的区别。在支持或同意权利普遍化趋势的群体中,有些人参与其中是因为他们的合理和合法利益要求没有得到实现。因此,激进方式的选择引起了相关各方的关注和重视。因此,我们应该对参与权利泛化思潮的群体加以区分,充分尊重和保护他们合理合理的要求,帮助他们认识权利泛化思潮的本质和危害。

同时,通过完善制度建设,解决了人们实现权利的需求与权利保护的不平衡和不足之间的矛盾,畅通了宪法和法律框架内的权利保障路径,使人们能够通过制度路径实现自己的权利,从而从根本上消除了权利普遍化趋势的社会基础。

来自人民论坛杂志

作者|朱杰,武汉大学党章研究中心教授、博士生导师

请指出重印的来源

新媒体编辑|刘一麟

赵成

陈圆圆

相关热词搜索:

500彩票 香港六合app OG视讯 北京28下注 500万彩票

上一篇:防长魏凤和赴俄观摩演习 新装三大变化细节引关注 解放军要换装
下一篇:重磅!镇江市世业洲体育休闲旅游线路入选“国榜”,江苏省唯一